主页 > 大脑行为 >中国时报社论城市美学敌不过洪水猛兽 >

中国时报社论城市美学敌不过洪水猛兽

2019-12-03277人浏览
中国时报22日社论「城市美学敌不过洪水猛兽」,摘要如下:

 一场风灾,又让南台湾遭到重创,高雄市碰上五十年未遇的大淹水,想像得到,这场水又激起政客们的相互叫骂与卸责大战。事实上,灾难会发生,必然交缠许多複杂的因素,有大自然反扑、也有人为的疏忽,只要彻底检讨,就能从灾难中记取教训;最重要的,记取教训不是三、五个月,而是得三、五年,甚至三、五十年持续戒慎恐惧,才能让灾祸降到最低。 

 前省水利处长李鸿源直言无隐,中央主管的几条水域问题都不大,水患几乎都发生在县管河域,原因很简单,地方政府没能力,也没把钱花在看不到的水利工程上。他以台北县长周锡玮为例,花大钱在治水,一年至少编列廿亿,五年来北县没有淹大水,但是,没用,周的民调永远「倒数第一」。李鸿源口中「看不到的水利工程」,就是下水道! 

 高雄市长陈菊很憋气地说,「治水」是中央的权责。她说的基本没错;但是,下水道肯定是地方政府的职责。下水道是没人看得到的工程,当社会各界肯定高雄城市景观、城市美学之际,高雄市十多年来就是忘记大家看不到的下水道。在民进党执政之前的历任市长,不论是杨金欉、许水德、乃至现任阁揆吴敦义,每年都编列大笔预算建制下水道,从清淤到接管。然而,根据立委邱毅提供的资料,今年高雄市下水道编列预算仅四百万,只是左营一场活动的二分之一不到,就算如高雄市环保局解释,四百万只是「业务费」,还有上千万的人事费,还有其他工程準备金等等加起来也不过上亿。高雄市疏忽下水道工程,不是一天两天了,甚至还曾遭到监察院纠正,但显然没用,因为市民看不到,市长就容易漫不轻心。 

 对比之下,台北市这次风灾来袭的表现,就上轨道得多。虽然,台北降雨量不若南部来得大,如果相同雨量降到台北,很难做到不淹水。但,诚如李鸿源所言,「也不至于淹到漫无章法。」为什幺?因为中央耗费巨资在大台北区域治水,廿年来投入超过二千亿预算。这还不够,如果民众不健忘,应该还记得马英九总统担任台北市长的时候,戴上安全帽,亲身下到下水道视察工程,「别人看不到的地方,我必须看到。」这是马英九沈默的魄力。 

 马英九任内,台北市下水道接管率已经相当高;郝龙斌接任市长后,预算不减,每年都还有上百亿经费,持续关注这些市民看不到的工程。不但如此,郝龙斌甚至要求工程单位,下水道接管率不得少于马市长的年平均接管率,挑战更大,难度更高,因为易接区差不多都接完了,未接上者就是难度高的。但是,台北市工程单位没有怠忽职守,迄今为止,每年都能达到郝龙斌的要求。 

 台北市做的还不只如此,颱风预报一发布,立刻开放河堤与红黄线让民众停车,减少可能水淹车造成民众的财务损失;颱风刚走,市府工程单位全面出动,清理因为强风骤雨折损的路树或招牌,九一九当晚十点不到,台北市容几乎已经恢复旧观。事实上,全国民众都看到当天阳明山路树连根被拔起,工程人员是从一早就开始清理搬运;为什幺?因为那是交通必经道路,没有民众可以忍受道路被一棵大树挡住不能走,工程人员就得冒着风雨,为市民服务。 

 凡那比袭台前,郝龙斌为了花博一棵草、一株花的价格,被追打的满头包,中央气象局发布颱风警报后,他做的第一个决定是「夜宿花博馆」,郝龙斌被部分舆论讥笑批评,「为选举做秀。」他如果是做秀的人,处境不至于这幺惨,郝龙斌用夜宿来亲身检验花博馆经不经得起考验,万一一阵风雨就让花博馆四处漏水,花博不必办就垮掉大半了。 

 防洪治水是长期大工程,动辄以千亿计;也不是一任、两任县市首长可以做完的,必须一棒接一棒,持续不辍。不出事,所有辛苦的幕后英雄、工程人员们,甚至得不到一句谢谢,但却是所有志在服务众人的政治人物必须谨记在心的大事。所谓勿忘初衷,什幺是民选首长的「初衷」?难道仅仅为个人当选,拚完一任再一任,拚完当选再逐鹿大位吗?从台北看高雄,南北闷头拚五都选举的政治人物们都要深思。